不定时的翁斐然吹
 
 

我他妈突然就发现我很喜欢的人都有那种人性之外的神性,不自觉的,也难以抛弃的那种。他们看似无坚不摧,他们笑着,却不是真的想笑,搞得我很想抱抱他们,和他们说我爱他们,没必要活的太坚强,也没必要担起一切责任,没有谁能普渡众生,相信我,有这样想法的人都过得不太好。

13 May 2018
 
评论
© 自深深处 | Powered by LOFTER